<sup id="u2g0s"><wbr id="u2g0s"></wbr></sup>
<object id="u2g0s"><wbr id="u2g0s"></wbr></object>
<acronym id="u2g0s"></acronym><sup id="u2g0s"><noscript id="u2g0s"></noscript></sup>
<acronym id="u2g0s"><noscript id="u2g0s"></noscript></acronym>
<sup id="u2g0s"></sup>
<sup id="u2g0s"></sup>
<sup id="u2g0s"><noscript id="u2g0s"></noscript></sup>
<acronym id="u2g0s"></acronym>
<rt id="u2g0s"></rt>
<object id="u2g0s"><wbr id="u2g0s"></wbr></object>
<object id="u2g0s"><wbr id="u2g0s"></wbr></object>
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金融 >

均勝電子激進后遺癥顯現已虧31億 四大因素致近11年首虧

長江商報 | 2022-03-14 09:31:40

借殼上市,全球超百億豪購,王劍峰將均勝電子(600699.SH)打造成全球汽車電子細分領域龍頭。然而,公司經營承受著巨大壓力,能否扭虧備受質疑。

3月10日晚間,均勝電子披露今年1-2月經營情況,汽車電子與汽車安全業務陸續獲得全球知名客戶訂單,目前,累計在手訂單金額(全生命周期)超2950億元。

2020年,公司全年營業收入不到500億元,接近3000億元訂單購公司“吃”5年。

手握如此巨額訂單在手,均勝電子未來盈利可期恐怕還是個未知數。

2021年度,均勝電子巨虧至少31億元。公司稱,受全球疫情、芯片短缺等多種因素影響,公司經營成本大幅上升、資產減值大幅增長。

2011年,通過借殼遼源得亨上市后,均勝電子實施了高達百余億的規模并購,10年間,資產規模、營業收入增長數十倍,而與之對應的是商譽激增。截至2021年9月底,賬面商譽余額仍達71.69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多次募資,但均勝電子仍然存在較大償債壓力。截至2021年9月底,其資產負債率達65.14%,處于相對高位。

四大因素致近11年首虧

瘋狂并購之后,均勝電子迎來首個虧損之年。

根據業績預告,2021年度,均勝電子預計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為虧損31.80億元至37.80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虧損32.80億元至38.80億元。

均勝電子前身為遼源得亨,1993年12月登陸A股市場。2011年,均勝電子完成借殼上市,自此開始,公司開啟大規模的全球豪購。

據長江商報記者粗略梳理,均勝電子實施的主要收購有,2011年,均勝電子母公司均勝集團以1.79億歐元價格收購德國普瑞,后者主要業務為人機交互系統、智能車聯和新能源控制系統。2012年,將其注入均勝電子。2014年,公司收購專注于工業機器人研發的德國IMA公司。2015年,作價0.96億歐元收購德國Quin,后者主要業務為內飾功能件和高端方向盤總成。2016年2月,公司以1.8億歐元價格收購德國TS道恩的智能車聯專家TechniSatAutomotive。同年6月,又以9.2億美元收購美國的KSS,KSS是汽車安全領域的第四大供應商。同年8月,以1950萬美元收購EVANA,EVANA專注于工業機器人和自動化系統的研發、制造和集成。

一年收購完成三宗海外并購案,均勝電子的動作之大可見一斑。

2018年,均勝電子實施了迄今為止單筆最大規模并購。當年,公司斥資15.90億美元高田資產,并成立均勝安全系統公司。2019年,公司還出資5.12億元購買延鋒百利得部分資產。

綜上所述,上述系列并購的金額約為190億元。

并購之后,均勝電子資產規模、營業收入急劇增長。2011年底,公司總資產、營業收入分別為13.69億元、14.62億元,到了2019年底,總資產達到569.25億元,較2011年增長40.58倍,當年實現營業收入616.99億元,較2011年增長41.20倍。

資產規模及營業收入數十倍增長,均源于并購。與之相對,公司的盈利能力并未同比飆升。

2011年,公司實現的凈利潤1.52億元、扣非凈利潤1.50億元,2019年分別為9.40億元、10.06億元,分別較2011年增長約5.18倍、5.71倍。

上述數據顯示,借助瘋狂并購,均勝電子完成了全球產業布局,營業收入大幅增長,但其盈利能力并未與營業收入同比提升。

2020年,瘋狂并購的后遺癥開始顯現。當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478.90億元,同比下降22.38%,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為6.16億元、3.42億元,同比分別下降34.45%、65.98%。營業收入、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均有較大幅度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最后一天,公司完成了對寧波均勝群英汽車系統股份有限公司51%股權出售,交易價格20.4億元,確認了18.7億的投資收益。就是這一次操作,避免了虧損局面。

然而,同樣的劇情不便于重演,2021年巨虧,是其2011年借殼上市11年來的首次虧損。

均勝電子解釋稱,全球新冠疫情、芯片短缺、供應鏈擾動、原材料價格和運輸費用上漲等眾多不確定性因素,給汽車行業帶來了較大的不確定性,加劇了北美和歐洲等地區經營風險,公司計提資產減值(含商譽)對凈利潤的影響金額為20億元-25億元。公司預計,原材料價格與運輸費用的大幅上漲減少毛利潤約9.5億元、墨西哥、巴西和印度部分工廠停工停產以及客戶計劃外的臨時排產調整等產生損失約6億元。

有息負債197億財務承壓

激進擴張之后,均勝電子并未實現了持續盈利能力,公司因此頂著巨大的財務壓力。

2019年底,均勝電子的資產負債率一度高達69.95%。2020年底及2021年9月底分別為65.40%、65.14%,有較為明顯下降,但依然處于高位。

2020年底,均勝電子賬面貨幣資金86.50億元、交易性金融資產12.98億元(主要為理財產品),合計為99.48億元。與之對應的有息負債為197億元,短期借款46.13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37.19億元、長期借款118.66億元、應付債券為5.24億元,長短期債務合計為207.22億元,其中,一年內需償還的短期債務為83.32億元。

單純從賬面上的廣義貨幣資金與短期債務來看,公司似乎不存在明顯的償債壓力,不過,上述99.48億元廣義貨幣資金,有15.24億元因為質押借款、保證金等因素而使用受限。此外,為了維持正常日常經營,需要資金約35億元。如此以來,現有資金不夠償還短期債務。

2021年9月底,公司賬面上的廣義貨幣資金為58.40億元,長短期債務為197.56億元,其中短期債務為81.28億元,償債壓力明顯。與2020年底相比,短期債務減少2.04億元,而廣義貨幣資金減少41.08億元。

由于2021年全年大幅虧損,自身造血能力有效,預計還債還要靠借新債。

均勝電子財務壓力大,控股股東均勝集團可能也不富裕。根據2021年三季報,截至去年9月底,均勝集團持有均勝電子4.77億股股份,占總股本的34.85%,累計質押3.30億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24.09%,質押率為69.12%。此外,實際控制人王劍峰所持股份質押率為89.56%。

王劍鋒及均勝電子的整體質押率在70%左右,足以說明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均存在財務壓力。

2022年以來,均勝電子的經營狀況似乎有明顯好轉。

3月10日晚間,均勝電子披露的今年1-2月經營情況顯示,1-2月預計實現營業收入約74億元。2022年以來,公司汽車電子與汽車安全業務陸續獲得全球知名客戶訂單,目前累計在手訂單金額(全生命周期)超2950億元。

具體而言,汽車電子業務方面,公司預計實現營業收入約22億元,同比增長約10%,主要得益于新能源電池管理系統業務的增長。目前,汽車電子業務累計在手訂單金額(全生命周期)超750億元。公司稱,近期自主研發的新一代智能座艙人機交互(HMI)產品獲得了國內某新能源造車新勢力頭部企業多個項目訂單。

在汽車安全業務方面,預計實現營業收入約52億元,相關產品已快速切入上汽、比亞迪、蔚來、理想及小鵬等知名客戶供應鏈體系。年初以來,汽車安全業務中國區新獲訂單金額約42億元,歐洲區新獲訂單金額約45億元,美洲區在2021年底完成重組后,2022年1至2月份虧損逐步縮小,預計3月份能實現盈利。目前,汽車安全業務全球累計在手訂單金額(全生命周期)約2200億元。

市場人士認為,2021年,均勝電子進行了一次資產全面清理,無異于財務大洗澡,以便2022年輕裝上陣。但是,公司盈利能力仍然存疑,巨額商譽之下,仍然風險暗存。

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均勝電子賬面商譽余額為71.69億元。

標簽: 百億豪購 均勝電子 全球汽車 領域龍頭

  • 標簽:百億豪購,均勝電子,全球汽車,領域龍頭

相關推薦

优盈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