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u2g0s"><wbr id="u2g0s"></wbr></sup>
<object id="u2g0s"><wbr id="u2g0s"></wbr></object>
<acronym id="u2g0s"></acronym><sup id="u2g0s"><noscript id="u2g0s"></noscript></sup>
<acronym id="u2g0s"><noscript id="u2g0s"></noscript></acronym>
<sup id="u2g0s"></sup>
<sup id="u2g0s"></sup>
<sup id="u2g0s"><noscript id="u2g0s"></noscript></sup>
<acronym id="u2g0s"></acronym>
<rt id="u2g0s"></rt>
<object id="u2g0s"><wbr id="u2g0s"></wbr></object>
<object id="u2g0s"><wbr id="u2g0s"></wbr></object>
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宏觀 >

破解“煤電頂?!狈乐勾笃鸫舐?秦皇島下水煤打頭陣

北京商報 | 2022-02-25 08:58:21

電價浮動范圍上調的4個月之后,煤炭價格也迎來了新的形成機制。2月24日,國家發展改革委表示,已于近日印發通知,進一步完善煤炭市場價格形成機制,通知明確,要引導煤炭價格在合理區間運行。既考慮到上游煤炭企業的開采積極性,又考慮到下游發電廠成本壓力,同時最大限度地壓減游資炒作的空間,在有效銜接燃煤發電價格機制的同時,國家發改委正從全產業鏈的角度,為市場波動劃出了一個合理的緩沖區間。

秦皇島下水煤打頭陣

煤炭是關系國計民生的重要初級產品,其價格的波動直接關系著國民經濟的正常運行。在2月24日的發布會上,國家發改委價格司司長萬勁松介紹,完善煤炭市場價格形成機制,主要內容就是明確煤炭價格合理區間以及合理區間內煤、電價格的有效傳導。

在價格方面,秦皇島港下水環節和重點調出區域出礦環節成為率先“試水”的目標。通知顯示,從多年市場運行情況看,近期階段秦皇島港下水煤(5500千卡)中長期交易價格每噸570-770元(含稅)較為合理,上下游能夠實現較好協同發展。同時,綜合考慮合理流通費用、生產成本等因素,相應明確了煤炭重點調出地區(晉陜蒙三省區)出礦環節中長期交易價格合理區間。

570-770元的區間水平是如何確定的?對此,國家發改委價格司副司長周伴學表示,當煤炭價格達到區間上限每噸770元時,燃煤發電企業在充分傳導燃料成本、上網電價合理浮動后,能夠保障正常發電運行。當煤炭價格觸及區間下限每噸570元時,煤炭企業能夠維持穩定生產。同時,留出了足夠空間,使煤炭價格能充分反映市場供需變化,有利于充分發揮市場調節作用。

去年10月,市場交易電價上下浮動范圍由分別不超過10%、15%調整為均不超過20%,如今,銜接市場化電價機制,其上游的煤炭價格也需要有相應的變化。萬勁松表示,這次完善煤炭市場價格形成機制,與燃煤發電價格機制相銜接,實現了“區間對區間”。“我們這次明確了合理區間內煤、電價格可以有效傳導,燃煤發電企業可在基準價上下浮動不超過20%范圍內及時合理傳導燃料成本變化。”萬勁松說道。

中鋼經濟研究院首席研究員胡麒牧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我國煤炭自給率較高,對煤炭價格的調控反應在產業鏈上,手心手背都是肉,既不能讓煤炭企業持續虧損,也不能讓火電企業持續虧損。因為前者關系到能源供給安全,后者直接影響民生和經濟發展。所以此次發改委的調節,更注重的就是在產業鏈上進行協調。國家發改委反復提及每一個環節都有合理的波動區間,這樣就能保證每一個環節都有應對成本波動的消化能力,而不至于影響生產,最終影響整個國民經濟運行中能源的供給。

“三價聯動”推動上下游協同發展

事實上,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煤炭價格便逐步放開由市場形成,但受多方面因素影響,煤炭的市場機制還不完善,加之投機炒作推波助瀾,部分時間還存在市場失靈的情況,導致煤炭價格大起大落。例如去年10月煤炭價格脫離供求基本面、短期內大幅飆升時,燃煤發電行業就曾虧損嚴重,影響電力安全穩定供應,也損害了經濟平穩運行。

國家發改委價格司副司長、一級巡視員彭紹宗提到,此次完善機制就是要著力解決“煤電頂牛”難題,實現煤價、上網電價、用戶電價“三價聯動”,推動煤、電上下游協同發展。

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王鵬解釋稱,“煤電頂牛”其實就是煤和電之間的價格倒掛。正常情況下,煤、電兩者之間的價格是一種相對順暢聯動的機制,但從采煤端來看,過去一段時間,相關整治之下,采煤行業重整,出現了區域的龍頭,有助于形成統一的全國煤炭大市場,但同時也產生了一定的副作用,比如一定程度上控制了煤炭的價格,而且其波動彈性與電價周期也不完全一致。

而從電價方面來看,目前煤電之外還包括一些新能源發電,整體而言電力已經達到了供需平衡,為了提倡綠色能源發展我國也進行了相關的電能改造,有些區域甚至出現了供過于求的情況,所以導致電價出現下跌。因此從整體情況來看,對于大量的發電企業來說,煤炭價格上漲,電價下跌,成本倒掛之下,利潤降低甚至出現虧損,就出現了所謂的“煤電頂牛”情況。

“在這種背景下,發改委出臺指導意見,其實就是要更加順暢煤電企業之間的聯動,這種聯動不僅是價格本身的指導,與區域性的資源分配及生產都息息相關。”王鵬說道。

彭紹宗也強調,這次完善煤炭市場價格形成機制,進一步“追本溯源”,提出煤炭價格合理區間,實現了與燃煤發電“基準價+上下浮動不超過20%”電價區間的有效銜接,在合理區間內煤、電價格可以有效傳導。這樣,煤價、上網電價、用戶電價通過市場化方式實現了“三價聯動”,從根本上理順了煤、電價格關系,破解了“煤電頂牛”難題。

“既不是重回政府定價,也不是放任自流”

一直以來由市場主導的價格機制引來了官方的出手,也由此導致外界猜測,明確煤炭價格合理區間是否意味著政府要對煤炭價格進行直接管理。對此,萬勁松明確回應,提出煤炭價格合理區間,不是要對煤炭實行政府定價,目的是在堅持煤炭價格由市場形成的基礎上,建立價格區間調控機制,實現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的更好結合,防止煤炭價格大起大落。

“這次進一步完善煤炭市場價格形成機制,既不是重回政府定價,也不是放任自流。也就是說,當煤炭價格在合理區間內時,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放手讓市場主體自主交易形成價格,政府監管要‘到位不越位’,不得進行不當行政干預;一旦價格超出合理區間,立即采取調控監管措施,促進煤炭價格回歸合理區間。”萬勁松進一步解釋稱。

胡麒牧表示,煤電鏈條中的市場機制是一定要有的,它可以調節國民經濟,例如煤炭價格漲了,煤電價格也漲了,那么下游的一些高耗能高污染企業會因為考慮成本而減產,從而調節國民經濟的低碳發展,這就是市場機制發揮的作用,通過能源的約束助推低碳轉型。

“我們一直都是‘有效市場,有為政府’,講的就是市場失靈的地方政府要積極出臺措施,而通過資本炒作、囤積居奇、誤導市場預期導致大宗商品價格的劇烈波動,就是市場失靈的表現,需要政府進行監管和調節,保證整個火電產業鏈條從能源供給到火電生產再到下游的消費,都在一個合理可控的范圍內,進而保障資源的高效配置。”胡麒牧說道。

而對于資本過度投機炒作的問題,發改委也做出了相應的回答。萬勁松表示,從近年情況看,煤炭價格非理性上漲的背后都有資本過度投機炒作這個推手。這次進一步完善煤炭市場價格形成機制,提出煤炭價格合理區間,就是提前劃定了政府價格調控監管的邊界線,也給資本設定了“紅綠燈”,有利于穩定市場預期,壓縮投機炒作空間,能夠有效防范投機資本惡意炒作。

胡麒牧稱,這個合理的價格波動區間,既能夠考慮上下游各個環節對于成本波動的接受能力,又能夠成為監控市場是否有炒作情況的重要指標,實際上也是打壓了資本的炒作,降低了游資炒作的空間。彭紹宗也預計,今后一段時間,煤炭價格會在當前水平上合理回落,有利于進一步穩定燃煤發電市場交易電價。

標簽: 電價浮動 范圍上調 煤炭價格 形成機制

  • 標簽:電價浮動,范圍上調,煤炭價格,形成機制

相關推薦

优盈娱乐